今天是

法制动态 丨 热点聚焦 丨 本网原创 丨 民生关注 丨 热点时评 丨 文化资讯 丨 文艺作品 丨 大案要案 丨 以案说法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文艺作品

王华作品:士不可以不弘毅

发布时间2019-05-24 17:52:27   来源:河北法制网   收藏本文


郭任坤 摄
 
  王华
 
  前不久去看了电影《老师•好》,观影过程中,大家常常发出善意的哄笑声,我在这阵阵哄笑声中思绪万千,禁不住热泪盈眶。
 
  除了初中,我没有在任何一个一流的学校里学习过,但是,我却遇到过很多一流的老师。
 
  小学时我在子弟学校读书,每次上音乐课都要去专门的音乐教室,教室其实就是一个活动板房。在那个简易房中,我们的音乐老师会一边弹着钢琴一边教我们唱“门前一道清流,两岸两行垂柳,风景是年年依旧,只有那流水,总是一去不回头,流水呦,请你莫把光阴带走……”我是一个被姥姥带大的冥顽的孩子,夹在一群接受过正儿八经的幼儿园启蒙教育的孩子中,成了一个常常因为远眺窗外走神儿而被罚站的淘气包。可是我在音乐课上从来就没有被罚过站,因为梳着一条长长的大辫子的音乐老师总是用优美的音符吸引住我所有的注意力,甚至在我离开座位趴在钢琴上聚精会神地凝望她时,她依然是微笑的、愉悦的。很多年后,我有次听到别人弹钢琴,然后告诉他他的音不准,那个人对我说:“你的耳音真好,这个键的确有问题,可是一般人听不出来。”我忽然理解了一个词儿——润物细无声,是我们美丽的音乐老师在我幼小的心灵里播种了一颗感受的种子。
 
  高中的前两年,我在一所被归类为三流的学校度过。高一的课程尚浅,大家基本都能接受,学习还是主流;到了高二,大部分同学跟着吃力了,于是自习课基本就成了武侠和言情小说的阅读时段。抑制不住好奇心,我有时也会跟跟风。有一次,我被校长逮了个正着,他没收了我正在看的《八月樱桃》,让我第二天去找他。一夜辗转,因为书是同学借给我的,我要想出什么样的借口才能取回书呢?天亮了,我依然无法确认,只好硬着头皮去了校长室。校长很和蔼地问了我的成绩,又问我是不是喜欢看书,然后把《八月樱桃》递给我,接着他从书橱里拿出一本书,对我说:“我有一本书可以借给你,但是你得保证,绝不占用上课时间哦。”校长递给我的书是《夜幕下的哈尔滨》。这是我接触的第一本当代小说,从那以后,我开始读《青春之歌》《肖尔布拉克》等等,我对于善良的朴素而执拗的信仰,也许就是从这些书中一个又一个普通却坚贞的人物形象中汲取的吧。
 
  高三时,我转学到二中,遇到了我的班主任刘培文。刘培文老师的英语课是全英文教学。我到现在还记得刘老师讲课时的音、容,那真是抑扬顿挫、神采飞扬。刘培文老师的板书也相当漂亮,一个又一个英文单词跳跃着,仿佛自己就能实时播放。有一阵子,我在课间有一项重要的学习任务,就是把刘培文老师整理归纳的固定搭配抄写一遍。刘培文老师每天会将这本小册子收回去,我只能抓紧在校时有数的几个课间誊写,所以当两个月后我抄写完毕时,同桌激动地在我的抄写本上题字以表达对我的敬佩之情,让我颇为得意。至今,我仍保留着这本小册子,每次看到它,我就会想起刘培文老师,想起他因为略有残疾未能从事自己钟爱的翻译事业,想起他将毕生心血奉献给英语教学……
 
  我的老师,因为没有遇到一流的学生,所以没有教出过扬名立万的学神,他们甚至没有电影里苗宛秋老师的那丁点幸运,得个地区级的先进教师,获奖一辆自行车。但是,他们还是将他们所有丰盈的年华和饱满的热情奉献给了我们这些二流、三流甚至末流的学生,让我们在自己的能力范围内开出最美的花来。
 
  《老师•好》中的这句话让我理解了我的老师们:“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远。”因为他们是知识分子,所以他们要有异于常人的弘大的情怀、坚强的意志品质、恒久的毅力,他们甚至要比我们的父母对我们更为包容,对我们更有信心,对我们更加关爱,这样他们才能在一次又一次的挫败与失落之后依然有勇气接受新一轮的挑战。我由衷地敬佩我的老师们,我更感激我遇到了我的老师们,是他们不计回报不离不弃的坚持,让我这样一个冥顽不灵的学生,也有了自己最美好的时光。
 
  张岱说:“知其不可为而为之,圣人也。”我的这些一生籍籍无名的老师们,当之无愧!
 
  (作者单位:沧州市新华区人民法院)
 

文章关键词: 作品 电影 大家
相关新闻
分享到: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服务条款  |   广告业务  |   实习申请  |   网上投稿  |   新闻热线